印记笔记:透过艺术看高尔夫之18-19世纪苏格兰高尔夫的兴起

2022年10月28日 by 没有评论

您收到2019高尔夫艺术挂历了吗?这本由高尔夫印记出品的精品挂历,集经典庄重与创意时尚于一体,是挂历而胜挂历,极具实用和收藏价值。入选成集的14幅高尔夫绘画复制品堪称艺术珍品,我们将为高尔夫艺术藏家逐一介绍,徜徉于艺术王国,共同体悟高尔夫历史的味道。恰巧承接 “透过艺术看高尔夫”的荷兰高尔夫主题,此篇赏析的四幅作品皆为荷兰高尔夫消亡之后18至19世纪苏格兰高尔夫兴起的历史见证。这一时期的高尔夫艺术家们,伴随着高尔夫的飞速发展,将绘画作品发挥到了极致,都是高尔夫运动的重要参与者。

18世纪是荷兰高尔夫艺术消逝而英国高尔夫艺术兴起的时代,早期的英国高尔夫艺术家承接了荷兰艺术的特点,笔下的高尔夫多是绘制球场地貌。这幅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的水彩画《爱丁堡城堡下的高尔夫球手》描绘了18世纪英国拥抱高尔夫运动的盛大景观,创作于1746至1747年间,是现存英国高尔夫景观画作之中较早的代表性佳作。在著名的《圣·安德鲁斯》(1720年左右由不知名艺术家创作)被发现之前,《爱丁堡城堡下的高尔夫球手》一直被公认为英国最早的高尔夫景观画。

作品展示了布伦慈菲尔德老球场(Bruntsfield Links)的风貌。这座球场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至15世纪,由于历史原因,在这里打球的人群主要是士兵和球童。虽然球场的重要程度随着高尔夫在整个爱丁堡的发展而逐渐下降,但这并不能掩盖它在苏格兰高尔夫早期的历史价值,“18世纪爱丁堡城堡下的布伦慈菲尔德”还曾出现在1798年J·沃克的版画作品中(原作是F·尼科尔森)。

画家桑德比是非常著名的艺术家,对地形十分着迷,受荷兰风景大师的影响极深,曾被18世纪英国著名肖像画和风景画画家托马斯·庚斯博罗(Thomas Gainsborough)誉为英国唯一画出真实自然景观的天才。他是英国绘画史上水彩画第一人,也是第一个练习并普及腐蚀铜版画的英国艺术家,以刷水彩的方式使用液体树脂刷在铜版上。

与前一幅出自名家的作品不同,同样价值不菲的《高尔夫球手的风景画》却“身世”迷离,作者和出处不详,关于创作时间的争议至今没有定论。

这幅挂在美国高尔夫协会博物馆(位于美国新泽西州远山)的油画由约翰·B·赖森(John B. Ryerson)于1972年捐赠,博物馆的物料清单里只有捐赠者姓名和“高尔夫球手的风景画,约18世纪”的简单描述。当1988年这幅画引起英国专家的关注时,博物馆馆长珍妮特·西格尔(Janet Seagle)没有找到任何额外信息,而当年的捐赠者赖森已然离世。

据推测,极有可能赖森是在美国佛罗里达画廊找到它的。尽管捐赠者留下了“18世纪”的说明,关于创作时间的判定依然存在很大争议。普遍认为留存下来的18世纪高尔夫球场景观油画非常稀少,因此佛罗里达画廊和美国高尔夫球协会(USGA)都推测这幅画可能创作于19世纪。有专家提出,通过与许多19世纪非高尔夫球场主题的景观画作比照,几乎可以肯定画中场景是英国历史上第一个高尔夫中心布莱克希思(Blackheath)——这里创建于1608年,名字的由来则是为了纪念14世纪伦敦因黑瘟疫丧生的受害者,black代表黑瘟疫,heath的意思是荒地。而高尔夫经销商和收藏家们更偏向于感性认知,他们从作品整体风格和球手动作等细节判断,这幅作品可能是19世纪的写照。尽管如此,大英博物馆的一位研究人员坚持了“18世纪”理论。

霍普金斯(或称为Major S,用“大S”签署了包括这幅作品在内的许多水彩画)是与托马斯·霍奇(Thomas Hodge)齐名甚至其艺术成就高于霍奇的高尔夫艺术家,用画笔记录了19世纪后期高尔夫飙升为流行运动的盛况。

《小汤姆的最后一场比赛》出现在苏格兰高尔夫兴起繁盛的年代,在纪念高尔夫明星重要时刻的同时,透出了一份历史的遗憾与悲情。画中主角小汤姆·莫里斯(Tom Morris, Jr.)被誉为高尔夫历史上第一位天才球员,仅在21岁前就取得了四个公开赛的胜利(分别在1868年、1969年、1970年和1972年)并获得冠军腰带,是迄今历史上最年轻的大满贯球员,却无人料到他的生命定格在了24岁。

这是在圣安德鲁斯1875年的冬天,小汤姆正在参加北贝里克郡比赛,一如既往地表现出色。画中准备击球的人正是小汤姆,身后是他的父亲“现代高尔夫之父”老汤姆。老汤姆看着儿子以惊人的球技将球切出并稳稳地停在冰雪覆盖的草坪上,最终轻松赢得比赛。但这场胜利却隐藏着小汤姆深深的悲伤,就在离比赛结束还差几洞的时候,老汤姆收到了儿媳难产的电报,当小汤姆赢得比赛与父亲赶回家时,他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已双双去世。小汤姆悲痛欲绝,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无心照料自己,经历着身心两方面的折磨,在不久之后的圣诞节那天悄然离世。

小汤姆的墓碑上刻有他的样貌,是霍普金斯为他画的。人们以这样的方式追忆这位英年早逝的高尔夫奇才。

画家皮姆是射击项目的运动健将,作为一名擅长肖像、动物和风景画的伦敦画家在那个年代是很有名气的,个人作品曾于1890年到1910年间在皇家艺术学院展出。但这幅油画以《莱德劳·珀维斯在温布尔登打球》为标题被列入1988年伯灵顿画廊(Burlington Galleries)展览名录之后才被人知晓,因而在出现时便引起了业界相当大的兴趣和探究——环境在哪里,是温布尔登公园(Wimbledon Common)还是阿什当森林(Ashdown Forest)?对阵球手又是谁?

据推断,身着传统红色夹克的推杆男子是威廉·雷德罗·珀维斯博士(Dr W. Laidlaw Purves),他是苏格兰皇家温布尔登俱乐部的一名忠实会员。约翰·科利尔(John Collier,下次发文将有他的介绍)曾在温布尔登和肯特郡沙土镇为珀维斯画过肖像,这是推断推杆球手身份的主要参考。另一个球员被认为是来自韦斯特沃德霍(Westward Ho)的业余球手亚瑟·莫里斯沃思(Arthur Molesworth),而他正是本文前一幅《小汤姆的最后一场比赛》中与小汤姆对阵的那个穿着蓝色套装的对手!

关于球场位置或创作时间的推断仍然存在争议。有专家指出,从皇家温布尔登俱乐部的历史可查,俱乐部在1907年之前只在公共场地打球,之后搬到附近球场才有了专属场地,而俱乐部成员在1907到1915年间仍继续使用这片公共场地打球。自1892年起,在公共场地穿红色衣服作为公众警示和保护成了必要措施,时至今日俱乐部球员依然延续了这个规则。那么,如果按照目前推定的创作时间1890至1900年来看,画中场地必然是公共地,但莫尔斯沃思却没有穿红色服装,画中还有显而易见的羊群。而且,虽然从俱乐部一份当时球场地形图可以推断出第六洞是唯一可能具有画中周围特征的球洞,但关于第六洞这个精确位置的推论依据不够坚定。这些都是存疑的细节。

高尔夫绘画艺术作品的总体数量并不多,特别是在摄影术开始之前,不论是追溯赏析绘画历史发展还是高尔夫历史的发展,18至19世纪的作品显得尤为重要。2019年高尔夫艺术挂历是我们为您推荐赏鉴的精品集册,每一幅复制品都是通过高质量的复制文件通过艺术级别的制作手段精心完成的艺术珍品。这本挂历定格在2019年,限量199件,并不会随着时间年份的改变而再版。但艺术的价值不止于2019,您可以在微店直接购买,也可以联系我们单独定制钟爱的那一幅。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