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我逝去的岁月痕迹

2022年8月11日 by 没有评论

人生是一堂讲不完的课,青春却是人生课题中留下的最多痕迹。蓦然回首那些逝去的岁月痕迹中,童年的记忆一直是无比美好的!

下面和朋友们来一起分享下,那些逝去岁月记忆中最难忘的画面。60后、70后、80后的朋友一定得来看下,里面有你们需要怀念的东西!

几个天真的孩子带着家里的大黄狗,站在自家田地头等着在地里劳作的父母。多么温馨熟悉的画面,老大带着老二、老三;还要随时看着老四妞妞和大黄狗,此时老大悠闲地背起双手抱着头倚靠在身后的白杨树上,小声提醒着妞妞站在那里不要动,那边有车过来了。这一画面我小时候也经历过无数次,爸爸、妈妈去地里干活了,我总会带着弟弟妹妹跟着,我们就在自家地头边玩,一等就是一个上午或一个下午。

麦子成熟的季节到了,那时候我们村里还没有收割机,那时候的麦子都要靠爸爸、妈妈拿着镰刀,一刀一刀地割倒然后扎成把,堆成垛最后用手推车运到家里的麦场上。我记得爸爸妈妈总是睡到下半夜就去地里割麦子了,因为夜里去割麦子不仅凉快而且能多出活。直到太阳晒人、地里很热时才回家吃早饭,那时候的农民真的很辛苦,我们现在的那些年轻人根本想象不到。

这是拿着镰刀正在收割麦子的姐姐,看到她的眼神了吗?虽然辛苦但她内心是快乐着的,姐姐非常爱美就是下地干活衣服都是穿着干干净净,妈妈一直提醒她说:“割麦子不能穿白色衣服的染上麦灰不好洗,”可是她总是我行我素。妈,我带着袖套和围裙了不碍事!姐姐比我年长十几岁,在家里姐姐对我特别好,家里有啥好吃的都舍不得吃,留给我这个弟弟。哎这么多年过去了,弟弟已经长大,已经成家立业,但姐姐对我这个弟弟的那份爱从来没有改变过!

麦收季节在我们农村是个大忙季,也是抢收季,农民们都是看着老天爷的脸色干活。每当遇到不好的天气,父母都是没日没夜的忙着,每家每户都是吃不好睡不好。一心想着把庄家收回家。特别是脱麦子的时候,由于人力不足都是和好几家邻居合到一起干,直到麦子晒干进粮仓才能消停一下。

村里的打谷场是我们孩子们的乐园,每当麦收季节这里是最热闹的,拖拉机脱麦子的轰鸣声、拉麦子的骡马鸣叫声、孩子的哭闹声、男人女人的叫骂声、混合成一首美丽动人的音乐和玄。我记得那时和小伙伴们在这里能玩到深夜,藏猫猫、做游戏,追逐嬉闹……..蓦然回首好像好像就在昨天。

那时候我们村每家每户都养羊,因为羊是我们农民的钱袋子,地里庄家缺肥料、农药、家里的礼尚往来都要靠这些羊卖钱了。羊好养不挑食每天赶到山上,夕阳西下再把它们赶回来就行。在农忙季节,父母没时间照看自己家里的羊,都是家里半大的孩子来放羊。我记得小时候也去放过羊,记得那次放羊竟然趴在山坡上睡着了,当醒来的时候发现羊跑丢了几只,为此被父亲狠狠的打了!

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是啥?当然去赶集啦!那时候的集市人真多啊,那真是人挤人人挨人。此时我总喜欢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头的铁梁上,因为那里视野最好,哪里有我喜欢吃的,都能够第一时间看到,然后再让父亲过去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总是那么地让我流连忘返!忘不了那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忘不了那碗辣的我满头是汗的凉粉。可是现实中我自己的孩子却不喜欢吃它们!

我们家的第一台黑白电视机,也是我们村的第一台电视机是在我们县城的商店买的,那是我们县城最大的商店叫五交化商场(现在老商场还在就是没有以前繁华了)。我清晰地记得那天我、父亲、舅舅选了半天才选好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机。当时舅舅在现场对我说的那句话,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娃啊长大了一定要好好上学你看这里商场里的售货员多轻松,城市户口吃国家粮,不用每天风吹雨打的下地干活,想吃啥买啥,你以后努力上学也会成为他们一样的”。舅舅的话我一直记着,农村娃只有上学才能改变命运!

外婆喜欢养鸡,她一直把鸡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养,外婆吃几顿饭就会给鸡喂几次食,她说宁愿自己不吃也不能饿着它们。因为家里的油烟酱醋都靠着它们下蛋换来的,她不能亏待它们。我每当去外婆家,外婆都会弄好多鸡蛋给我吃,我最喜欢外婆煮的茶叶蛋,那是真香!

看到集市上的台球桌了吗?那时候的老板也是相当会做生意,边卖衣服边看着台球桌赚钱,摊位不但有了人气,台球桌也不少赚钱。那时的台球桌人气是相当的高,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能会玩上几把,准是看的人比玩的人带劲。

那时候的农村没有什么娱乐场所,农闲时村部这里成了农民们最热闹的聚集地,看看画廊里的剪报信息、打打牌、下下棋、聊聊天,这里成了他们休闲的聚集地。那时候人的生活比较简单,也容易满足,家里有几间大瓦房,有粮食吃不饿肚子就是好生活。

这是我们县城有名的旋耕机厂,生产的农机畅销全国,我记得我叔叔买的我们村第一台农机时,那种开心的笑容我至今还记忆尤新。那时候农民能买台农机真的很不容易,不知道叔叔省吃俭用积攒多少年才买来的,他的笑容背后包含着多少的艰辛,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看到门前停着的两台红色的摩托车了吗?这是准备去给朋友结婚,接新娘用的。那时候年轻人结婚没有轿车,只有自行车和手扶拖拉机。大多数人家都用几台拖拉机接新娘,拖拉机上装满新娘陪嫁的嫁妆,多远就能听到拖拉机的轰鸣声,我们小时候特别喜欢看大人在路上拦截拖拉机新娘车,要糖要烟的情景。看着从拖拉机上伴娘撒过来的糖果,我们孩子们争抢的连滚带爬。

从这张泛黄的照片上,看出了岁月的蹉跎,照片上的年轻小伙、漂亮的姑娘现在都已成了爷爷奶奶。但村口的那颗大树还仍旧那么挺拔,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有谁知道照片上是哪个年代吗?

婶婶正在忙着用芦苇编织箩筐和芦席,芦苇是我们村的特产。每到冬季那雪白的芦花随风起舞。有诗所述: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每年的端午节老爸总记得采一些芦叶让我带回家。他知道儿子最喜欢吃家乡芦叶包的粽子。

这是父辈在“上河工“那时候凡是农村户口的男壮力,都要去参加的。一去就是几个月。我记得老爸回家那是又黑又瘦!记得父亲经常对我说:“孩子,你身体这样单薄一定要好好学习啊,以后考上大学就不用像爸爸这样出苦力上河工了,你那小胳膊根本推不动小推车”父亲的话我一直铭记在心,也成了我以后学习的动力,是的,我这小胳膊小腿还真干不动这“河工”。

这是小时候大年初一,外村人过来玩的“跳财神”财神跳到你家主人都要去接财神的,财神不说话,只给主人亮出金元宝。如主人家不拿钱给他们,财神就会围着主人不停的跳。那时候我们这些孩子都很惧怕这跳财神的,穿着红袍子,大花脸真的很吓人!现在老家已经好多年没看到跳财神的人了,这个古老的文化以后可能失传了。

这是我们家乡有名的酒,那时候家家户户,红白喜事都喝这种酒:云仙特酿。我记得小时候,叔叔曾用筷子探一滴让我尝过,真的好辣!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喝过。但我很喜欢闻这酒的味道,醇香浓厚…….就像似童年的记忆一样!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